香兰素美文阅读网
  • 雪花糯米粥

    小蓉说:“我都要累零散。了……”话还没完,就睡着了。没想到,眨眼功夫她一翻身,浑。身的肌肉和关节就真的脱。开了,好象有人把洋娃娃的缝线扯断了那样。小。蓉的鼻子嘴巴胳膊腿的摊了一床,只。有心脏。和大脑还在正常工作,所以小蓉自己一点也不觉得痛苦,正在做一个飞翔的梦。但是眼睛耳朵什么的就惨了,象一堆旧零伴。而且长久下去也不是 [详细]

    2018-09-17 11:03 分类:名家散文 毕淑敏 毕淑敏散文集
  • 斜视

    没考上大学,我上了一所自费的医科学校。开学不久,我就厌倦了。我是因为喜欢白色才学医的,但医学知识十分枯燥。拿了父母的血汗钱来读书,心里总有沉重的负疚感,加上走。读路途遥远,每天萎一靡一不振的。“今。天我们来讲眼睛……”新来的教授在讲。台上说。这很象是文学讲座的开头。但身穿雪白工作服的教授随之拿。出一枚。茶杯大的牛。眼睛 [详细]

    2018-09-17 11:03 分类:名家散文 毕淑敏 毕淑敏散文集
  • 死国幻记

    黑暗从四周围拢,涌荡,喧哗,甚至嚣张。光明变得朦胧、孱弱,慢慢缩小,像糖在黑色*的水中融化。也许是。风,把一切都吹起来,四处飘扬,一切都似尘埃。风中挟裹着啜泣,从何而来?此前似乎还有过一阵阵悲恐的。呼叫,叫我吗?太陽很高,没有一丝云,但是太陽一。会儿暗淡。这景象前所未有。有点像戏幕拉开之前剧场里的灯光缓缓熄灭,随后想必 [详细]

    2018-09-17 11:03 分类:名家散文 史铁生 史铁生散文集
  • 吸烟

    烟,也就是菸,译音曰淡巴菰。这种毒草,原产於中南美洲,遍传世界各地。到明朝,才传进中士。利马窦在明万历年间。以鼻烟入贡,后来鼻烟就风靡了朝。野。在欧洲,鼻烟是放在精美的小盒里,随身携带。吸时,以指端蘸鼻烟少许,向鼻孔一抹,猛吸之,怡然自得。我幼时常见我祖父辈的朋友不时的在鼻孔处抹鼻烟,抹得鼻孔和上唇都染上焦黄的颜色。据 [详细]

    2018-09-17 11:03 分类:名家散文 梁实秋 梁实秋散文集
  • 闲情

    弟弟从我头上,拔下发针来,很小心的挑开了一本新寄来的月刊。看。完了目录,便反卷起来,握在手里笑说:“莹哥,你真是太沉默了,一年。无有消息。”我凝思地,微微答以一笑。是的,太沉默了!然而我不能,也不肯忙中偷闲;不自然地,造作地,以应酬为目的地,写些东西。病的神慈悲我,竟赐予我以最清闲最幽静的七天。除了一天几次吃药的时间, [详细]

    2018-09-17 11:03 分类:名家散文 冰心
  • 文化苦旅:贵池傩

    傩,一个奇奇怪怪的字,许多文化程度不低的人也不认识它。它早已进入生僻字的行列,不定什么时候,还会从现代青年的知识词典中完全消失。然而,这个字与中华民族的历史关系实在太深太远了。如果我们把目光稍稍从宫廷史官们的笔端离开,那么,山南海北的村野间都会隐隐升起这个神秘的字:傩。傩在训诂学上的假借、转义过程,说来太烦。它的普通意 [详细]

  • 小桔灯

    这是十几年以前的事了。在一个春节前一天的下午,我到重庆郊外去看一。位朋友。她住在那个乡村的乡公所。楼上。走上一段阴暗的仄仄的楼梯,进到一间有一张方桌和几张竹凳、墙上装着一架电话的屋子,再进去就是我的朋友的房间,和外间只隔一幅布帘。她不在家,窗前桌上留着一张条子,说是她临时有事出去,叫我等着她。我在她桌前坐下,随手拿起一 [详细]

    2018-09-17 11:03 分类:名家散文 冰心
  • 山中避雨

    前天同了两女孩到西。湖山中游玩,天忽下雨。我们仓皇奔走,看见前方有一小庙,庙门口有三家村,其中一家是开小茶店而带卖香烟的。我们趋之如归。茶店虽小,茶也要一角钱一壶。但在这时候,即使两角钱一壶,我们也不嫌贵了。茶越冲越淡,雨越落越大。最初因游山遇雨,觉得扫兴;这时候山中阻雨的一种寂寥而深沉的趣味牵引了我的感兴,反觉得比晴 [详细]

    2018-09-17 11:03 分类:名家散文 丰子恺 丰子恺散文集
  • 牧歌

    记得初见她的诗和画,本能的有点。趑趄犹疑,因为一时决定不了要不要去喜欢。因为她提供的东西太美,美得太纯洁了一点,使身为现代人的我们有点不敢置信。通常,在我们不幸的经验里,太美的东西如果不是虚假就是浮滥,但仅仅经过一小段的挣扎,我开始喜欢她诗文中独特的那种清丽。在古老的时代,诗人“总选集”的最后一部分,照例排上僧道和妇女 [详细]

    2018-09-17 11:03 分类:名家散文 席慕容 席慕容散文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