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兰素美文阅读网

秋雨秋风愁煞人

香兰素美文阅读网 http://www.hnhxhg.cn 2018-09-17 11:03 出处:网络 编辑:
相关专题: 冰心



  一


  秋风不住的飒飒的吹着,秋雨不住滴沥滴。沥的下着,窗外的梧桐和芭蕉叶子一声声的响 着,做出十分的秋意。墨绿色的窗帘,垂得低低的。灯光之下,我便坐在窗前书桌旁边,寂 寂无声的看着书。桌上瓶子里几枝桂花,似乎太觉得幽寂不堪了,便不时的将清香送将过来 。要我抬头看它。又似乎对我微笑说:“冰心呵!窗以外虽是‘秋雨秋。风愁煞人’,窗以内 却。是温煦如春呵!”


   我手里拿着的是一本《绝妙好词笺》,是今天收拾书橱,无意中捡了出来的,我同它已 经阔别一年多了。今天晚上拿起来阅看,竟如。同旧友。重逢一般的喜悦。看到一同《木兰花慢 》:“故人知健否,又过了一番。秋……更何处相逢,残更听雁,落日呼鸥……”到这里一页 完了,便翻到那篇去。忽然有一个信封,从书页里,落在桌上。翻过信 面一看,上面写着“ 冰心亲启”四个字。我不觉呆了。莫非是。眼花了吗?这却分明是许久不知信息的同学英云的 笔迹啊!是什么时候夹在这本书里呢?满腹狐。疑地拆开信,从头到尾看了一遍。看完了以后 ,神经忽然错乱起来。一年前一。个。悲剧的印象,又。涌现到眼前来了。


  英云是我在中学时候的一个同班友,年纪不过比我大两岁,要论到她的道德和学。问,真 是一个绝特的青年。性情更是十分的清高活泼,志向也极其远大。同学们都说。英云长得。极合 美。人的态度。以我看来,她的面貌。身材,也没有什么特别美。丽的地方。不过她天然的自有一 种超群旷世的丰神,便显得和众人不同了。


  她在同班之中,同我和淑平最合得来。淑平又比英云大一岁,性格非常的幽娴静默。资 质上虽然远不及英云,却是极其用功。因此功课上也便和英云不相上下,别的才干却差得远 了。


  前年冬季大 考的时候,淑平因为屡次的半。夜里起。来温课,受了寒,便咳嗽起来,得了咯血的病。她还是挣扎着日日上课,加以用功过度,脑力大伤,病势便一天一天的沉重。她 的 家又在保定,没有人朝夕的伺候着,师长和同。学都替。她担心。便赶紧地将她从宿舍里迁到医 院。不到一个礼拜,便死了。


  淑平死的那一天的光景,我每回一追想,就如同昨日事情一样的清楚。那天上。午还出了 一会子的太阳,午后便阴了天,下了几阵大雪。饭后我和英云从饭厅里。出来,一。面说着话便走到球场上。树枝上和地。上都压满了雪,脚底下好象踏着雨后的青苔一般,英云一面走着, 一面拾起一条断枝,便去敲那球场边的柳树。枝上的积雪,便纷纷的。落下来,随风都吹。在我 脸上。我连忙回过头去说道:“英云!你不要淘气。”


  她。笑。了一笑,忽然。问道:“你今天下午去看淑平吗?”我说:


  “还不定呢,要是她已经好一点,我就不必去了。”这时我们同时站住。英云说:“昨 天雅琴回来,告。诉。我说淑平的病恐怕不好,连说话都。不清楚了。她站在。淑平床前,淑平拉着 她的手,只哭着叫娘,你看……”我就呆了一呆便说:“哪里便至于……少年人的根基究竟 坚固些,这。不过是发烧热度太高了,信口胡言就是了。”英云摇头道:“大夫说她是脑膜炎。 。盼她好却未必。是容易呢。”我叹了一口气说:“如果……我。们放了学再告假出去看看罢。 ”这时上堂铃已经响了,我们便一齐走上楼去。


  二


   四点钟以后,我和英云便去到校长室告假去看淑平。校长半天不言语。过了一会,便用 很低的声音说:“你们不必去。了,今天早晨七点钟,淑平已经去世 了。”这句话好像平地一 声雷,我和英云都呆了,面面。相觑说不出话来。以后还是英云说道:“。校长!能否许可我们 去。送她一送。”校长迟疑一会,便道:“听 说已经装。殓起来,大夫还说这病招人,还是不去 为好,她们的家长也已经来到。今天晚车就要走了。”英云说:


  “既。然已经装殓起来,况且一会儿便要走了,去。看看料想不妨。事,也不枉我们和她同学 相好了一场。”说着便滚下泪来,我一阵心酸也不敢抬头。校长只得允许了,我们退了出来 ,便去到医院。


  灵柩便停在。病室的廊子上,我看见了,立刻心头冰冷,才信淑平真是死了。难道这一个 长方形的匣子,便能够把这个不可多得的青年,关在里面,永远出不来了。吗!这时反没有眼 泪,只呆呆的看着这灵柩。一会子抬起头来,只见英云却拿着沉寂的目光,望着天空,一语 不发。直。等到淑平的家长出来答礼,我们才觉得一阵的难过,不禁流下泪来,送着灵柩,出 了院门。便一同无精打采地回来。


  我也没有用晚饭,独自拿了几本书,踏着雪回到宿舍。地下白灿灿的,好像月光一 般。 一面走着,听见琴室里,有人弹。着钢琴,音调却十分的凄切。我想:“这不是英云吗?”慢 慢地走到琴室门口听了一会,便轻轻地推门进去。灯光之下,她 回头看我一眼,又回过头去 。我将书放在琴台上,站了一会,便问道:“你弹的是什么谱?”英云仍旧弹着琴,一面答 道:“这调叫做‘风雪英雄’,是一个撒克逊的骑将,雪夜里逃出。敌堡,受伤很重,倒在林 中雪地上,临死的时候做。的。”


  说完了这话,我们又半天不言语。我便坐在琴椅的。那边,一面翻着琴谱,一面叹口气说 :“有志。的青。年,不应。当死去。中国的有志青年,更不应。当死。你看像淑平这样一个人物, 将来还怕不是一个女界的有为者,却又死。了,她的学问才干志向都灭没了,一向的预备磨砺 ,却得了这样的收场,真是叫人灰心。”英云慢慢地住了琴,抬起头来说:“你以为肉体死 了,是一件悲惨的事情。却。不知希望死了,更是悲惨的事情呵!”我点一点头,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。英云又说道:


  “率性死了,一切苦痛,自己都不知道不觉得。了。只可怜那肉体依旧是活着,希望却如 同。是关闭在坟墓里。那个才

0

上一篇:

没有了 :下一篇

精彩评论

暂无评论...
换一张
取 消